于华刚:守候传统图书的文化使者

2012-10-24 10:00    作者:原业伟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今年是中国书店成立60周年,图书行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中国书店传承了雕版印刷以来明清书肆前店后厂的优秀传统,保留着中华出版最纯正的血液。中国书店总经理兼社长于华刚,进入中国书店已有36年,经历了从百业凋敝到蓬勃发展的曲折历程,他对自己的定位并非纯出版人,而是一个文化商人、文化使者。
 

 

    在于华刚的带领下,中国书店出版的重点图书:

   
《明代服饰研究》被列入“十一五”国家重点项目;
 
   
《北京旧志汇刊》、《明代方志资料汇编》被列为国家“十一五”古籍重点项目和北京市政府工程项目;
 
   
《中国书店藏版古籍丛刊》、《中国书店藏珍贵古籍丛刊》等大型古籍整理项目被列为北京市重点图书项目;
 
   
《中国书店藏敦煌文献》、《海王村书目题跋丛书》不仅得到全国古籍规划领导小组的直接资助和认可,也得到学术界的高度赞扬。

   
于华刚出生、学习、工作都在北京东琉璃厂,毗邻中国书店总店,他常说自己是胡同里长大的孩子,从未离开这片胡同。19761226他进入中国书店,从学徒工做起,管理过中国书店的库房、邮购,担任过门市组长,2004年成为中国书店总经理,2006年兼任出版社社长,多种身份集于一身的他,将每天的8小时和过往的36年都奉献给了中国书店。

   
业务员到社长的艰辛路

    1977
年,于华刚的工资仅有17元,从未坐过火车看过海的他,8月份去新疆就坐了三天四夜的火车,11月份又到青岛办书展。此外,他还参加过华北油田和海阳油田会战时期的图书展售。他说:“那时我们只有几个人,每个人都扛着大包书爬几层楼梯。”

   
当时书架上只陈列几十种图书,1978年,中国书店销售了35种外国小说,如《巴黎圣母院》等,书店门口排起长队购买,可见当时人们对知识的渴望。1984年,琉璃厂文化街整治改造,恢复了中国书店等一批老字号。由此,装订修补的修绠堂业务也开始恢复,同时,中国书店还恢复了古旧书收购和上门收购的业务,以及海内外收购、出版发行、门店销售等业务。

   
当时,北京的第一届书展是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的,中国书店是由于华刚带队参加。而走向海外办书展,也是从于华刚开始的。于华刚说:“海峡两岸刚有接触的时候,中国书店是打开台湾市场的第一批书店,我跑过台湾的所有大学和各县市,去过台湾十几次推销图书。中韩刚刚建交,开拓韩国市场的时候,我去过韩国很多大学的图书馆,当时韩国亟需中国文化,销售业绩喜人。”

   
于华刚在中国书店,遵照师徒相传的传统,拜古籍专家、曾专著论述琉璃厂古旧书肆的雷梦水先生为师,学习鉴定、断代、版本学知识,后来又到海外收购古籍,再将其整理出版。2006410他兼任中国书店出版社社长,当时的中国书店出版社经营状况不佳,全年出版图书仅有30余种,销售300多万元。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于华刚带领出版社创造了新的繁荣景象。

   
于华刚上任后,立即为中国书店找到了市场定位,利用自身的古籍资源优势,开发出了一系列多层次、有价值的图书选题。比如中国书店藏有几十种敦煌文书,过去只是零售,库存越来越少。后来在于华刚的带领下,中国书店将所藏的敦煌文书汇集整理,请专家评审,成立编委会,出版了《中国书店藏敦煌文献》,并请敦煌学研究专家季羡林先生题词,加以注释,在图书的释文及装帧、印刷诸方面都力求精美,符合古旧书的意蕴,印了600套,深受读者欢迎。

   
谈到如今中国书店的经营状况,于华刚自豪地说:“中国书店的销售收入从2004年的1.2亿元到2011年的2.56亿元,连续8年呈两位数大幅度增长。”目前,中国书店的十几家门店,形成了古旧书收购、发行、出版的整体规模。中国书店一直保持着印刷古籍和影印古籍的业务,成为以古籍艺术为特色的综合出版社。

   
中国书店的传承与沿革

   
中国书店不仅保持了古旧书收购发行的传统业务,还经营着新印古籍、艺术、文史哲图书出版发行。同时销售文房四宝、书画艺术品等多门类文化衍生品,60年来一直是古都北京重要的文化经营场所,也是世界范围内古旧书的一面旗帜。中国书店的发行渠道特色是集出版、发行、流通为一体的综合文化企业,是一代代古旧书从业者发掘、抢救、工作轮回的场所,年出书200多种, 2011年门市销售收入达到3000多万元。

   
中国书店由单一卖书变为古旧书为特色,文史哲新书为依托、文化艺术品为重要门类。交易模式有传统的上门收购、门市收购、门市发行、送书上门的传统经营模式,又开创了拍卖的这种图书销售的新形式。中国书店1998年成立了海王村拍卖公司,于华刚认为,以往大家将古旧书卖给书店,书店需要装帧整理,一般书店的获利在20%-30%。现在古旧书货源日益稀少,藏家希望有更大的价值,大家便会有意见分歧,于是用公开平台拍卖,公平竞价,拍卖公司收取佣金。

   
于华刚说:从隋唐的卷轴到民国的石板印刷,再到如今的彩色印刷,手卷、册页、包背装、蝴蝶装,所有的图书形式,中国书店都有销售。中国书店不但秉承了百年来书业的沿革,而且还保持着原书的印刷版式、样式、颜色、装帧形式。”1952年,北京111家古旧书店合并建立中国书店,如今虽然仅剩下十几家分店,但保持着古旧书的经营特色,是业内的领头兵。中国书店至今保存清代和民国时期的600多块雕版,并保存着雕版印刷的技艺。于华刚认为,这些珍贵文物不仅要保存,而且要传播。中国书店有保持雕版印刷技艺的王志鹏先生,还有代代相传的装订修补技艺,这是全国其他书店不可比拟的优势。于是他们清理木版,印刷80余种,每种印刷一两百套。这套书与清朝咸丰年间的藏书用版完全相同,只是纸张、装订采取了现代技术,原汁原味保持古籍原貌,因此很受古籍收藏者欢迎。

   
以文化胸怀抢救图书

   
于华刚自谓商人,卖书已逾三十年,书感尚好。他说:“作为职业经理人,必须有大的中华文化情怀,才敢于冒风险有担当。与私营企业不同,很多国营企业员工只是捱到时间退休,做事缩手缩脚。在采购海外古籍的过程中,几百万买回古籍,买错了身败名裂,买对了是应该的。”而于华刚愿意将个人的荣辱丢在一边。

   
于华刚整理中国书店所藏珍贵古籍,出版了《中国书店藏珍贵古籍丛刊》,其中的《敬胜斋法帖》,为清代乾隆年间内府乌金亮膜拓印,市场流传十分稀少,据文献记载馆藏仅有6部,民间仅有1部,中国书店从海外高价购回,影印并加以黄绫锦缎包装出版,促进其流传。于华刚带领团队在海外收购元刊元印孤本《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并以线装原大原样的形式影印出版300套,目前正在印制过程中。于华刚介绍说,研究《本草》的著作中,明代居多,此本经鉴定为元刊孤本,对中医药研究、版本目录学研究的学者都是极大的贡献。此古籍流失海外几百年,国人从不得一见。

    2009
~2010年在海外收购《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敬胜斋法帖》的过程中,于华刚亲手用塑料薄膜打包,背在身上。很多人不解地问:“总经理竟然做这么细小的事情?”他和两位专家从早上8点工作至晚上6点,未吃午饭。参与竞购的很多私人是为自己收藏或者拍卖升值,而于华刚的团队则是为了国家回购古籍,并整理出版,扩大影响。一些参与拍卖的私人朋友便劝说他:“于总,我们几个都去吃饭了,您还守着,公家的事情差不离就得了。” 于华刚不谋一时私利,废寝忘食以至于此,他认为正是因为中国书店有一批像他一样忠诚的专业人士,才走过了60年的风雨,繁荣发展。

   
于华刚的古籍鉴定能力、版本学、目录学知识在业内有目共睹。与国内外私人藏家不同,他还是一位社长,买书的时候,于华刚赋予了图书的另一层文化价值。作为社长的于华刚选题的思路很开阔。他回购海外的文献,也发掘店藏古籍,启发出版灵感。

   
于华刚带领中国书店整理了《乾隆诗文集》,乾隆诗文共有40本,前20本已采用乌金亮膜拓本的形式出版,诗文边还做了释文,铅字排印,便于习惯简体字的年轻读者和临摹碑帖对照,作为清朝历史研究的参考。后20本是乾隆临摹的颜柳欧赵各大名帖,中国书店选择出版了8种碑帖。再如郑振铎编写的《中国版画史图录》,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时候,编号发行200套,如今民间流传稀少,因此中国书店将其影印出版,回馈社会。于华刚认为,郑振铎是著名专家学者,又是建国后的文化界的领导人,这批图书非常严谨,有参考价值。

   
在编辑生涯中,于华刚印象最深刻的是为季羡林出版著作。中国书店曾编辑出版过《季羡林谈国学》、《季羡林谈写作》等六七本专著。季羡林未及弱冠之年来北京上学,就与古旧书店结下不解之缘,伴随人生70多年,与中国书店谈选题时有求必应。在季羡林96岁生日时,作为寿辰礼品,中国书店出版了一本图文书,以照片叙述了季羡林从求学到研究过程的生平。季羡林非常喜欢这本书,常签名赠给来访的客人。

   
未来更美好

   
为庆祝60周年店庆,于华刚选择了珍藏的100种珍稀古籍,从隋唐写经到清朝的刻本和活字印刷,做一份珍贵古籍图录。他希望中国书店将来成为百年老店,将老字号企业发扬光大。中国书店还与著名的红星宣纸厂订制了一款建店60周年特制宣纸,具有“中国书店”的水印。

   
于华刚认为,中国书店经营方法的成功经验,就是保持中国图书业传统的生产经营方式,又不断创新。做过传统文房四宝、书画艺术品,开发文化衍生产品。谈到中国书店未来的建设,于华刚希望体制改革能够更进一步,这样中国书店就能实现跨省经营,在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建立连锁分店,步子迈得更大。在海外,中国书店名声响亮,在世界范围的交易平台有品牌效应,中国书店曾经在韩国建立分店,在香港、新加坡办过大型书画展览。海外书业的从业者都认定中国书店作为中国书业、中华文化的形象代表,他们知道中国书店的需求,认可其信誉,交流有默契。中国书店将前期准备做得非常有力,硬件条件、发行水平、人员素质都具备了进行体制改革的基础。只要政策能有更新,中国书店真正建立全国分店指日可待。

   
关于人才建设,于华刚认为,必须有良好的管理团队,需要忠诚于企业的人才。中国书店的人才产生机制,既采用传统的师傅带徒弟,手把手教装订修补;又提供公共平台、公开竞聘竞争管理岗位。每个员工都有义务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将郭沫若题写的“中国书店”四个金光闪闪的店招字擦得更亮。

 

 

 

 

      相关阅读:

        路金波:出版大佬的“二次转身”

              胡国臣: 人民卫生出版社社长

              出版传媒界的奇才: 王亚非

              金黎组合:优秀策划与运作管理高手

              王斌:中信出版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 关注排行榜
  • 销售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