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明亮:做快乐的出版人

2012-12-24 10:40    作者:张丽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是首家经国家特许批准成立的中外合资出版企业,投资方为人民邮电出版社和丹麦艾阁萌集团,历经18载发展,童趣创造出多种图书品牌,已然走在少儿出版前沿。现任总经理侯明亮根据童趣自身特色,努力将童趣打造成为最具特色的快乐制造者。

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侯明亮


    精彩语录

   
·作为一名出版人,我非常关注我的产品能否给予读者正能量,能否融入民族文化的精髓。把优质产品呈现给当下读者,待若干年后回顾自己在几十年的出版生涯中给我们的社会留下什么时,会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只有积极探索新模式并适应新形势,才能化挑战为机遇。

   
·我一直认为出版不是资源创造者,而只是资源整合者。如何把平台搭建得更强更大,将更多优质社会资源吸引到这一平台上共舞,并舞出精彩与奇迹,一直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作为一名出版人,我非常关注我的产品能否给予读者正能量,能否融入民族文化的精髓。把优质产品呈现给当下读者,待若干年后回顾自己在几十年的出版生涯中给我们的社会留下什么时,会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侯明亮在谈及自己的出版理念时说道,“当然,还要考虑企业如何生存下去,如何生存得很好。没有经济基础,谈何社会责任;人只有生存下来,才有资格谈思想价值。”

   
初见侯明亮,是在其办公室,精美别致的书籍、动感可爱的卡通形象以及光辉熠熠的荣誉奖杯环绕其中,伴着袅袅茶香。其简洁素雅的着装、幽默睿智的言辞以及亲切平易的微笑,给这冰冷的冬季增添了一抹暖色。

   
几经辗转 坚守出版热忱

   
1991年吉林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侯明亮任职于吉林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办公室,负责吉林省专报专批选题及重大选题备案项目的审读工作,从此正式走进出版行业。侯明亮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在东北师范大学就读本科时,就开始与出版社结下不解之缘。“我当时经常会写作一些小文章,还曾出版过几十万字的翻译作品。无论是写作还是翻译,都让我逐渐对出版业产生兴趣。”因此,作为高材生的侯明亮放弃多项高待遇工作,毅然选择了出版行业。

    1993
年,侯明亮作为吉林省新闻出版局驻美全权代表远赴美国,从事国际出版合作相关工作。一年后,吉林省新闻出版局成立吉林省文化出版对外贸易公司,侯明亮担任公司总经理,代表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处理国际版权、国际文化交流等相关涉外事务,并在这一岗位上一干就是九年。

    2003
年侯明亮“南行”北京,先后在中国宇航出版社及民主与建设出版社从事管理工作。其间,他主管过编辑部,负责过发行部,还领导过总编办,“图书出版的所有环节我几乎都经历过,在这两个出版社的历练让我收获颇多。”2006年,侯明亮凭借其丰富的国际出版交流经验及深厚的国内出版管理功底获得童趣出版有限公司董事会青睐,于当年9月份与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签约,1018正式进入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担任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至今。

   
回顾二十余载的出版历程,侯明亮不无感慨地说道:“20多年来,虽然工作场所几经变动,但我的选择始终没有改变。我一直坚守在出版行业,因为我对出版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


   
“三管”齐下 共创出版奇迹




    甫一上任,侯明亮便根据童趣内部资源与外部发展情况采取了相应的调整措施。首先,针对童趣定位相对模糊现状,对童趣的愿景、使命与价值观进行重新梳理与界定。“一个企业要想发展壮大,首先必须明确其定位,只有方向对了,才有奋进的动力与激情。将努力成为最具特色的快乐制造者作为童趣的愿景,成为中国‘寓教于乐’的首选出版品牌作为童趣的使命,开放、雄心、激情作为童趣的核心价值观,使童趣具有清晰明了的方向感与定位。”

   
其次,根据战略定位对童趣内部架构进行调整,使公司员工权责分明。“过去的管理模式相对扁平化,企业在较小规模下可能会产生较高的效率。但一个企业要想健康有序地发展,就一定要将管理模式系统化、流程化与规范化,各个业务板块都要有骨干员工分兵把守,各司其职。”侯明亮说道。针对当时图书编辑、期刊编辑与美术编辑等都混合在一个大编辑部中所产生的一些弊端,侯明亮根据职能分工对人员进行部门划分,并在一定范围内赋予骨干团队以真正权力,使其权责统一。比如用人权,业务主管每年根据业务发展状况向管理层申报用人计划及岗位设置计划,一旦被审批,该部门用人权与辞退权均归该部门主管所有。“将员工有价值的想法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就会使他产生真正的价值感。”

   
再次,制订童趣2007-2009年三年发展规划并创建考核机制与工资薪酬体系。侯明亮进童趣伊始,便立足出版发展规律,制订三年发展规划,将2007年作为调整年,对童趣各项事务进行重新梳理,使之在2008年得到业务提升发展,并在2009年达到一个新高度。同时还将考核与薪酬透明化,使员工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更加明确。这一系列措施使得童趣逐渐步入正轨,并在2007-2009年获得高速增长。“连续三年,童趣年销售收入增长率都在35%以上,其市场影响力不断提升扩大。2006年以前,童趣已跌出开卷少儿市场占有率前十名,经过系列调整,童趣在这三年获得质的飞跃。2007年位居第九名,2008年位居第五名,2009年闯入前三甲,并一直维持前三甲的业绩至今。”侯明亮不无自豪地介绍道。

   
如今,侯明亮已与童趣相伴六余载,最令他感动的是他的团队。“我的团队一直都保持着高涨的士气,每个人都拥有一种不服输的激情与斗志。基于中外合资背景,童趣就像一个大家庭,员工之间很少存在上下级观念,大家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着。”从产品层面而言,连续五年出版“喜羊羊”,使本土品牌影响力持续五年以至更长时间,也是令侯明亮为之自豪的事情。“《喜羊羊与灰太狼》连续五年出版五百多个品种,销售三千多万册,四个多亿码洋,可谓创造了出版界国内原创品牌的一个奇迹。”

   
至于个人未来几年发展规划,侯明亮毫不犹豫地告诉记者:“毫无疑问,我会始终与童趣共进退。以我现在的精力,还想再与童趣携手走上几年。既然是平台,我们就都是过客。在有限时间内,只要在这个平台上为之尽力了且没有留下更大遗憾,我就觉得挺满足的。”

   
把握“人和” 整合优质资源




    “很多人看童趣只是雾里看花,虽感觉童趣很独特,但又不能具体说出独特之处何在;只看到童趣拥有很多品牌这个结果,却很少去思考为什么会拥有这些品牌。”侯明亮说道,“借助孟子的话来讲,我认为童趣不具备天时与地利,唯独具备人和。”

   
侯明亮表示,天时方面,相比大多少儿社三四十年的发展历史,童趣于十八年前成立,不具备深厚积淀;地利方面,大多少儿社占有地方优势,如凭借当地教育资源支撑与政府优惠政策支持,具备足够的资金与能力去探索其他市场,童趣作为中外合资公司不具备这些优势。“不具备天时与地利,再没有人和,企业就不能生存下去了。”侯明亮幽默但认真地说道,“我所说的人和,即市场竞争力的强化。作为一个企业,其人员、产品等都必须直接面对市场,接受市场的检验。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主任海飞曾如此评价童趣:童趣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国际化、现代化与市场化。企业是要靠市场品牌来获得市场回馈的,这恰恰是童趣的优势所在,也是她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那么,如何从产品端、营销端与渠道端实现共赢,侯明亮认为,关键在于一定要拥有好产品,具体表现为拥有好故事。“选择故事是我们的第一要义,孩子要阅读的故事,都需要注重细节。如迪士尼产品,这些人物形象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让孩子们接触《小公主》又何乐而不为呢。孩子的审美判断也是我们出书参考的标准,因为每个群体都有表达的权利。”侯明亮说道,“我们经手的选题无数,但留下的也许就只有两三种。我希望一个品牌能持续若干年,如迪士尼已经做了十八年,喜羊羊已经做了五年,这些品牌产品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谈及童趣未来发展,侯明亮表示,在以书刊主业为基础的前提下,会积极探索与尝试关联产业,使现有业务和未来要涉足的产品相得益彰互为补充,从而使童趣更加强大,以给孩子带来更多快乐。在挖掘上游产品方面,童趣与影视动漫公司合作出版相关影视动漫图书,如将影视剧《喜洋洋与灰太狼》改编成畅销书,与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出版《巴啦啦小魔仙》等,均获得良好市场反响。在拓展下游渠道方面,童趣也在探索益智玩具、互动类图书的新渠道,如母婴店、玩具店及儿童文具店等。此外,童趣还尝试触及教育产业,如幼儿园幼儿培训课程。侯明亮表示:“幼儿培训更多体现在教育理念、教育模式与教育产品上。我们专门设立了研发幼儿园教材的有关部门,一旦有了核心产品,再做幼儿教育,相关产业就会很快成长起来。”

   
“我一直认为出版不是资源创造者,而只是资源整合者。如何把平台搭建得更强更大,将更多优质社会资源吸引到这一平台上共舞,并舞出精彩与奇迹,一直是我们努力的目标。未来几年依然如此。”侯明亮认为,有品牌的平台与没有品牌的平台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定会使童趣成为一个具有吸引力的规范平台,让不论是国内原创作家还是国外授权商,都愿意把最优质的资源投放在这里。”

   
驻足少儿 畅谈出版业态




    对于当今出版业态,侯明亮认为,少儿图书市场历来竞争激烈,近两年更是进入白热化阶段。当参与者过多时,短期内市场上图书质量势必良莠不齐,图书产品普遍缺乏创意。一些出版人认为创新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特别是在时间与资金投入方面,于是选择所谓捷径,如借助市场时间差与定价比例差,模仿创新产品照样能短期获利,但从长远来看,这对整个出版与阅读的关系会造成伤害。“读者毕竟不是专家,不能对图书产品进行明确分辨。如《小公主》系列书,市场上已出现多种模仿产品,模仿产品以更低折扣卖给经销商,并被商家放置书店中比较显眼的地方,对童趣《小公主》系列书销售造成一定不利影响。”

   
但他认为随着市场规律的正常运转,部分劣质产品肯定会被淘汰,从而使市场相对集中化,强社更强,弱社逐渐消失。因此,对于少儿出版前景,侯明亮依然看好,“如果不考虑产品形态,整个少儿出版市场总体还是保持增势的,只是纸质书的市场份额会被其他形态产品分走一部分。只有积极探索新模式并适应新形势,才能化挑战为机遇。”

   
谈及近年热议的数字出版,侯明亮表示,未来几年内在少儿出版领域,纸质图书市场份额会始终高于数字出版市场份额,但数字出版会逐渐体现出它的特征与优势,并陆续被一些孩子所接受。到目前为止,数字出版“雷声大雨点小”,各出版机构都在投入与尝试,但尚未有人探索出真正的赢利模式,“有出版机构尝试中国移动捆绑业务收费已经获利,但这主要是依托中国移动这一平台来实现的。一种成型的商业模式应该能够自我独立运营。”

 

 

 

       相关阅读:

      李永强:人文社科出版领域的排头兵

              中国最著名的三大出版人

              书商陈黎明:推着莫言走

              于华刚:守候传统图书的文化使者

              路金波:出版大佬的“二次转身”

  • 关注排行榜
  • 销售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