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界“00后”低龄作家出书忙 家长否认幕后代笔

2013-06-25 10:19    作者:路艳霞 来源:北京日报

 

 

 

漫画/赵春青

 

  当年,蒋方舟9岁出版散文集《打开天窗》,引起阵阵惊呼;今年,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10岁学生朱丹彤出版16万字童话小说《猫之女》,又掀起一番争论。无论外界是惊叹也好,质疑也罢,“00后”这个低龄作者群体已经浮出水面,并且成为出版界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小作者热衷写童话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是较早捕捉到“00后”作家群的机构,这家出版社近日推出了“悦小说”系列图书,其作者全部是“00后”。该系列的头两部作品《猫之女》和《喜糖的魔力》已经亮相,第三本书也将于近期出版。《猫之女》责任编辑金小光说,“悦小说”系列是开放性的项目,旨在让有天赋的孩子尝试写作。他强调说,出版社对于推出这些孩子的作品是非常严肃的,“和常规出版项目一样,这些作品都是经过层层论证才推出的。”

 

  《猫之女》是朱丹彤用了半年时间完成的作品。这个生于2003年的女孩说,自己写的是一群猫在旅行过程中发生的故事。“我的同学都是非常有个性的,所以有的时候在写书的时候,我写的那些猫就会借鉴他们的性格。”

 

  《喜糖的魔力》共有6万字,讲述了68个充满幻想的故事。这部作品是12岁男孩周渡的“人生中第一本大书”。“我用了一个暑假写完后,同学都说我很厉害,老师还把我的初稿打印出来,贴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周渡说。

 

  另外,13岁女孩何欣航出版了一本16万字的长篇作品《书橱里的船》,12岁的宋芊钰也出版了6万字作品《最后一只寒冰兔》。和朱丹彤、周渡一样,这两位“00后”小作家的作品也都是童话。

 

  家长否认幕后代笔

 

  “00后”们忽然投身写作,就连他们的父母都感到惊讶。

 

  朱丹彤的妈妈李晓梅回忆说,去年7月初的一天,刚刚参加完三年级期末考试的女儿突然对她说:“妈妈,这个暑假我们两个人写小说吧!一人写一本,看谁写得好,写得快!”她很快定了题目《猫之女》,并陆续写出了两三万字,此后还定好了章节结构,给每个章节起好了题目,并将此前写好的文字填充了进去。

 

  周渡的爸爸周邪是一位小说家和诗人,他回忆说,早在二年级暑假的时候,周渡就想写书了。当时,他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些插图和人物关系图,但是周邪并没有在意。没想到周渡却在10岁的时候写出了1万余字的小说《我和幽灵玛尔丽》,周邪这样点评儿子的处女作:“有些幼稚。”

 

  不过“00后”作家们甫一亮相,就必须面对一个质疑:他们的家长会不会才是躲在背后的写手?

 

  对此,家长们明确予以否认。李晓梅说,自己只在错别字和语言问题上给了女儿一些指点:“她有时候爱写很长的句子,我就建议把长句子改成短句。”周邪则说,自己对儿子给予的辅导,就是反复告诉他,最好的文字一定是最简单的。他提到一个细节:“有一次儿子正背诵朱自清的散文《匆匆》,我说你要是写出这样的文章,我就揍你。”

 

  对孩子千万别“捧杀”

 

  朱丹彤自出书以来,又是出席新书发布会,又是到外地签名售书,但在妈妈李晓梅看来,她还只是个淘气、爱玩的孩子。不过,在媒体报道中,这个小女孩却不断被冠以“天才”、“神童”的头衔。

 

  然而,在专家眼中,“00后”们的作品其实存在着天然的缺陷。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认为,如今的孩子无论身处城市还是乡村,其生活经历、生活场景正日益同质化,即便玩的游戏也大致相同,因此其创作更多来自虚拟世界和想象世界,缺乏鲜活的生活,同质化的写作倾向非常明显。

 

  郑重同时指出,“00后”群体出书也确属必然。在他看来,现在的孩子早期阅读量很大,有的孩子一个暑假能读几十本书,“他们不仅更善于表达,还有旅行等各种各样的经历,越来越多的孩子很早开始出书也正常。”

 

  《儿童文学》主编徐德霞认为,孩子们的写作应当得到鼓励,但出版社和媒体不应该炒作,更不应提什么“神童”,“这样把孩子整飘忽了,对他们的成长不好。”郑重则认为,孩子越来越早进入创作是好事,但大肆炒作会把孩子透支成“方仲永”,“小作家同样需要耐得住寂寞,以平常心积累生活、磨炼思想和情感,这样才会越走越远。”

 

 

 

 

     相关阅读:

               余华《第七天》恶评如潮 先锋作家被指江郎才尽

               170余位台湾作家义拍救《文讯》 已集作品600件

               上海作协启动扶持90后作家专项计划

               美国作家在中国钻进了胡同

               长篇小说扎堆出版 中国作家被指有“长度崇拜”

 

  • 关注排行榜
  • 销售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