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童年阅读应该充满什么

2016-01-04 15:46    作者:傅光明 来源:光明日报

 

 

  酷爱莎士比亚的读者,不会因今天的演员在舞台或电影里仍说着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时代的莎翁英语觉得陌生、怪异,相反,他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原汁原味的莎翁,他们真心渴望如此。这其实很好理解,也很好解释,因为只有莎翁的语言,才真正是莎剧艺术和思想的载体。也有现代英国人模仿莎翁语言以诗剧形式写实验戏剧,这当是一种新的艺术尝试或艺术形式,因为没有谁会真以为它是莎翁的。

  显而易见,实验者是要用莎翁来表达他自己。1988年,30岁的加拿大剧作家、小说家、演员安·玛丽·麦克唐纳女士,创作了一部后现代荒诞喜剧《晚安苔丝狄蒙娜(早安朱丽叶)》Goodnight Desdemona Good Morning Juliet),描述一位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年轻的英国文学教授康丝坦斯·莱德贝利(Constance Ledbelly),进行了一次自我发现的潜意识之旅,对苔丝狄蒙娜和朱丽叶这两个莎士比亚笔下忠贞圣洁的女性形象,做了颠覆性的离奇演绎,上演后引起轰动。

  前不久读过这样两本英文书,一本是How Shakespeare Changed Everything(《莎士比亚如何改变一切》),一本是How To Teach Your Children Shakespeare(《如何向你的孩子讲授莎士比亚》),很受启发。我不禁在想,我们是否认真思考过,中国的经典作家,比如曹雪芹,他改变了我们什么?我们该如何向孩子讲授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

  莎翁戏剧经历过一个漫长的经典化过程,这一过程直到十八、十九世纪才真正在欧洲完成。今天,包括中文在内,世界上已有90多种不同语种的《莎士比亚全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英国的莎翁,世界的莎剧”。比较而言,享有“中国的莎士比亚”之誉的曹雪芹,还远没有成为世界的,即便是,也主要是华人世界的。

  《如何向你的孩子讲授莎士比亚》一书的开篇第一句话是:When it came to Shakespeare I was a lucky boy.My childhood was full of Shakespeare.(从接触莎士比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一个幸运的孩子。莎士比亚充满了我的童年。)从童年就接触莎士比亚,让莎士比亚充满一个孩子的童年,这个孩子是多么幸运!这其实就是文化传承!

  英语世界除了层出不穷的各种版本的莎翁戏剧演出、电影改编,还有BBC纪录片、电视儿童节目、电脑游戏、卡通等多种形式的莎士比亚,总之,英国人为莎翁做事不遗余力、不惜血本。我清晰地记得,在英国广播公司儿童频道(CBBC)制作的著名历史喜剧节目“糟糕的历史”(Horrible Histories)一集讲述“理查三世”的节目中,再现情境饰演理查三世的那位演员现身说法,责怪莎士比亚的历史剧《理查三世》,如何为讨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不顾历史真实,肆意歪曲、糟改自己,使其长期蒙受着不白之冤。通过这寓教于乐的有趣历史,孩子们知道,莎翁塑造的“理查三世”属于“糟糕的历史”,戏剧中的他在历史上并不真的如此“糟糕”。

  回到自身,我们的孩子现在最先接触到的是什么?充满我们的孩子童年的又是什么呢?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可为曹雪芹做点什么具体的实事,比如,就从该如何向孩子们讲授《红楼梦》开始,如何?

  (作者为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

 

  • 关注排行榜
  • 销售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