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三种出版”与IP化趋势下 纯文学走向新生?

2017-04-01 10:34    

在“第三种出版”与IP化趋势下 纯文学走向新生?

张悦然

326日,著名作家张悦然举行了新书《茧》的签售会,同时与有声阅读平台懒人听书在深圳中心书城签署了有声书籍战略合作协议。作为读书月活动好书留声项目的延伸,主流文学与有声阅读之间的联姻,或是在探索有声阅读作为继实体书、电子书后的第三种出版力量的价值。

有声读物,让作者与读者的距离更近

从新概念作文大赛走出来的张悦然14岁时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出版《葵花走失在1890》、《张悦然十爱》、《樱桃之远》、《水仙已乘鲤鱼去》、《誓鸟》、《月圆之夜及其他》等多部小说作品。《茧》作为张悦然暌违十年的回归之作,也获得了业内外一致好评。余华称赞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一部小说可以那么吸引我了。她把生活的状态写得如此之好,所有的人物都栩栩如生。

而与此新书出版相比,张悦然与懒人听书的战略合作可谓更加吸引眼球。据悉,此次合作之后,张悦然的长篇小说《樱桃之远》、《水仙已乘鲤鱼去》、《誓鸟》、《茧》等作品将由懒人听书完成专业有声录制,所有的用户均可在平台上下载收听。

张悦然坦言,我觉得有声书的意义不仅在于听到一个声音,更在于读者感觉距离作家很近。

如何保证文字的无损传播或需努力

从文字到声音,文学传递的介质有了变化,从作者、到主播,再到听众,文学抵达读者的通路也与以往不再一样。互联网时代下,我们已经见多了各种读书会用自己的方式诠释解读图书,但对于纯文学图书而言,听书与看书截然不同的体验又会给作品以什么样的新的意义?

正如罗辑思维罗振宇所说的,未来是时间的战场,有声读物的出版可谓是占尽这个战场的先机。但是对于需要沉浸性阅读、长时间阅读的中长篇小说类的文学作品而言,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时间的碎片化是否适宜长篇小说的有声阅读;其二就是,从作者到主播再由主播再次创作到观众,这一过程中,是否会对作品的表达有影响?

对此,懒人听书C E O宋斌表示:平台上的小说通常是按集录制,且每集时长为10- 25分钟,充分满足了现代用户人群碎片化的阅读需求。而对于主播的选择,他也表示会在海量的主播中选择适宜作品的人选,制作完成后给作者本人过耳

三种出版融合,出版业界或抵达更复合的未来

在过去的这十多年中,传统出版业界式微的紧张感从未消失过,随着电子书、有声书的崛起,传统出版业界似乎开始变得应对有余。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茧》的责编樊晓哲表示,有声书的发展刚刚开始,还有更为广阔的空间,更为多元的形式。因为声音消费将会带给读者更为简易的阅读体验,关键是要看怎么把这个媒介的书做得更精致,更多样。

在她看来,关于传统的纸质图书,被其他媒介的冲击,其实是发展中很正常的,它要求我们把纸质书做得更专业更有自己的特质,这一点上,我并没有觉得有太大冲击,不过是给传统出版提了更高的要求,更深的思考罢了。这是有利的事情。传统出版与有声读物的出版两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相嫁接,互动发展。

宋斌表示,对于传统的纸质图书,会强化合作力度,最大范围地把优秀的纸质作品改编为有声作品,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目前懒人听书已经与500多家传统的出版社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

IP化能否迎来纯文学作品的新浪潮?

另外一方面,张悦然在签售会现场还透露,自己此前创作的《水仙已乘鲤鱼去》目前正在进行影视剧改编。这难免令人想到当下大热的IP化。当前网络文学IP化已经是屡见不鲜,从赵薇执导网络小说改编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获得7.2亿元票房后,《何以笙箫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网络小说让资本垂涎,可谓是影视改编的大宠儿。如何“IP”化亦是很多出版从业人员的一种全新的思考。

但是对于纯文学而言,似乎并不容易。作家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销售达180万册,但改编之后的电影票房也并未引发大爆炸。

对此,张悦然表示,其实她对IP没有特别多的关注,在她看来,IP是因为其有独特的价值,例如受众很广泛。但是IP这种粉丝大的特性,不一定适用于纯文学。

采写:南都记者 黄璐

 

  • 关注排行榜
  • 销售排行榜